【肖根】在深夜裡(完整版)

theonlyjakiecheung:


「滴答,滴答,滴答…」
夜半鐘聲。
時刻追逐,分秒不停。

Shaw攤開一邊胳膊睡得像個孩子般深沉,Root枕在她肩頭,整個人窩在她懷裡。
夜是靜默的,她們的呼吸輕輕的,綿延。
配合著小鐘發條,一下一下,一起一伏。
「滴答,滴答,滴答…」
聲音很輕,像在心底悄悄訴說的『我愛妳』。

窗外的月光,屋裡的香氣,床頭的暗燈。
皎潔的,浮動的,迷離的。
Shaw從一個甜美的夢裡醒來,朦朧地睜開雙眼,見夜色仍濃,想轉過身再睡,一動,便驚動了懷中人。
Root沒有醒,衹是無意識地揉揉Shaw的腦袋。
微光裡,Shaw捕捉到Root夢裡也向上翹起的嘴角。
觀者有意。
她低下頭,吻了吻Root光潔的額。回應她的,是纏上軀體的,纖细修長的,她的四肢。
於是Shaw又碰到了Root總是冰涼的腳,她心疼極了。但想著也無法作為,衹好暗暗緊了緊手臂圈住她,發誓從明早開始要繼續好好調養她的身子。
這是她們的第6741個深夜。
已經,十八年有餘了。
而秒針,依舊不停歇地匆匆趕路。
「滴答,滴答,滴答…」

也許妳不清楚十八年代表了什麼。
也許妳沒有過十八年牽掛著什麼。
也許妳不在意十八年改變了什麼。
因為妳還沒有過驚心動魄,沒有過生死相許。


她們有過。


天雷地火,還有不止一次的生離死別。


很多承諾並不是言語表達了就是真摯的,有時候一個小行動,可能更加貼近人心,更加撼動感情。



天濛濛亮。
“Sameen?”Root開口時嗓音帶著剛醒來的沙啞和慵懶,尾音一挑,想要趕走立馬又襲來的睏意。
Shaw輕聲笑了。
Root往她懷裡蹭了蹭,然後才惺惺忪忪睜開睡眼。她抬頭,就看見了Shaw專注凝視她的,還帶著溫柔笑意的眼神。
Root突然覺得有點害羞。
“妳…妳怎麼在看我,”她收回目光,小腦袋再次埋進Shaw的頸窩,“什麼時候醒的?”
也不曉得已經看了我多久了。
“醒了很久了。”
從碰到她冰冷的腳那刻她就沒有再睡著,約莫也兩個小時了吧。
“妳怎麼不睡覺,一直看我?”Root說話時,嘴裡溫熱的氣息噴在Shaw的頸項,她覺得癢癢的。
“妳的腳好冰。會冷嗎?怎麼一直都這樣,這麼多年都沒有變過。”Shaw伸手理了理她睡得淩亂的髮。
Root搖搖頭,又笑,“我問妳呢。”
“可能是老了,有點睡不著。”
“說什麼呢,我比妳還大,那妳這是在說我老了?”
“才不是,妳不睡得比豬仔還好?”
“那是因為妳在身邊。”Root輕悄悄地說,手頂著腦袋,撐起半個身子看她。
“Root,Sam,已經十八年了。”Shaw注視著她,歲月在Root臉上留下了輕微的痕跡,她的皮膚不如以前緊致,即使不笑也能看到絲絲的皺紋。
但她依然是她的Root,她Sameen Shaw的Samantha Groves。
Shaw知道自己不可能忘記她們的初見,忘不掉她們如何相愛,如何廝守。
她也許會開始遺忘一些其他細微的人生經歷,但和Root相關聯的一切嗎?那些都是深刻心底的,不管怎樣都不會被抹掉。

十八年啊,算不清曾經有過多少聲,
「滴答,滴答,滴答…」
卻仍記得和妳相知相伴的每一個細節。


“來,Sam,轉過去,”Root斜靠好在床頭,將Shaw輕輕拉起來背對著她,“靠著我。”
“妳想幹什麼?”Shaw失笑,聽話地靠好在Root胸口,扭頭懶懶地吻她的脖子。
“噓,先別…”Root圈住Shaw,又按了下遙控,窗簾開了。
她們一同舉目望去,遠處的太陽慢慢地爬上地平線,天也一點一點慢慢愈來愈光亮。
“我們好久沒有一起看日出了。”Root把頭靠著Shaw的。
Shaw把手伸向Root的,然後十指緊扣。
“我願意,以後每天都陪妳看日出日落。”


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祝大家情人節快樂!
(趕在最後時刻)
說好了前兩天要更的這一篇居然拖到了今天當214的糧了…
抱歉,本來今天還應該有一篇情人節專題的,因為今晚顧著玩兒,沒有寫成


(っ╥╯﹏╰╥c)
(但如果不介意遲來的文,jc還是會努力試試寫的!)
最後祝新年快樂啦!

评论
热度(68)
  1. Yu-Ting0209theonlyjakiecheung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Faiththeonlyjakiecheung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Yu-Ting0209 | Powered by LOFTER